啃文書庫 > 我是崇禎帝 > 0176 王二孤墳
    征集豪紳富戶家的糧食?
  
      這幫王八蛋走的時候根本就沒留糧食,現在這些豪紳家里的婆娘孩子都沒吃的呢!
  
      除了呂方家!
  
      對了,就是呂方家了!
  
      戰爭時期百姓的藏糧都得繳公,城里不允許私自藏糧,所有糧食都要統一調度。
  
      蕫三謨終于硬氣了一回,他帶人將呂方家抄了,得了一些糧食。
  
      呂方家的老弱病殘因為當家的男主人和青壯全部逃跑了,他們也心灰意冷,于是向蕫三謨申請幫忙處理后勤雜務,燒火燒水啥的。
  
      蕫三謨終究還是有點文人習氣,抄家這事他干的有點底氣不足,尤其是對方都是老弱病殘的情況下,要不是為了全城活命,他根本就下不了這種決定。
  
      所以山陽縣的后勤重任全部交給了呂方家人幫忙干,讓他們幫忙給守城的青壯燒飯,燒水。
  
      其余城中老弱病殘則負責修葺城墻,準備金汁,準備大滾頭,巨石,磨刀等,山陽縣城進入到了備戰狀態中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西安府很多地方都是高大的山脈,山高谷深,道路是沒有的,荒草比人還高。
  
      李自成這幫流寇也不敢走大道,如今賊寇多,官兵也多,隔著老遠都能看到一隊隊官兵風塵仆仆的趕路。
  
      李自成偷偷抓了一些落單的官兵,這才知道左良玉將軍和高迎祥干上了,現在到處開戰呢!
  
      一連路過好幾個縣城,李自成都沒停下來,因為他要避開交戰區域,山陽縣才是他的目標。
  
      眾賊寇早就斷糧了,就連從烏堡搶來的馬匹都被宰了,然后被眾賊寇分食。
  
      這些賊寇都是窮巴子出身,對于馬匹牛騾等牲畜都極為珍惜,不到萬不得已,他們也不愿意殺馬,當場許多賊寇都流淚了。
  
      不過有兩千張嘴巴要填,這么點馬肉根本就不夠吃啊,才幾天功夫肉就吃盡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山陽縣依舊遙遙無期,李自成只好望梅止渴,每天不停的告訴大伙,山陽縣就在前頭,打下山陽縣就啥都有了。
  
      眾流寇都沒見過什么世面,許多人連村都沒出過,反正李自成說什么就是什么唄!
  
      這么一群凄慘的流寇,蹣跚著行走在荒山野嶺地,李過的腿受傷了,幾個流寇造了個簡易擔架,抬著他走。
  
      “叔啊!”
  
      李過在擔架上哀嚎,“您說的山陽縣快到了嗎?兄弟們都快餓死了,路都走不動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自成淡淡道,“快了,就在前頭!”
  
      似乎為了應和李自成的話,前頭果然出現了一座城,古城滄桑,斷壁殘垣,幾只烏鴉停在墻壁上靜靜觀察著這些流寇,也不怕人。
  
      李自成淡淡道,“這地荒久了,就連老鴉也不認識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眾流寇初見到了城墻,都大喜,可是突然他們就發覺不對勁了,這座城透著一股死氣,沒有一絲煙火的味道。
  
      及進了城……
  
      眾賊寇見到處都是被燒焦的房屋,破敗的門窗,城里白骨累累,城里的官道上居然長滿了荒草?
  
      無數的老鴉盤旋在眾人頭頂,無數的老鼠就那么明目張膽的爬在白骨上,它們似乎從來沒有見過人,都好奇的打量著這些誤入荒城的不速之客。
  
      “有老鼠啊!”
  
      眾流寇大喜,也顧不得詢問他們的首領了,紛紛拿著武器沖向了這群老鼠。
  
      這些鼠輩大概是不缺吃喝,居然長的肥嘟嘟的,連路都走不動了,加上它們也不怕人。
  
      見人沖過來,居然傻不拉幾的呆在原地不動,不過片刻,眾流寇就逮了好多肥碩的大老鼠。
  
      這些流寇都是餓極了的人,他們現場生火,將老鼠的毛燒了,舍不得剝皮,直接就破腹將內臟清洗干凈,將鼠肉和鼠內臟一起放在大鐵鍋里煮著。
  
      然后這群人就哈達子直流的盯著鐵鍋,老鼠肉還沒熟呢,就被這群流寇搶食一空。
  
      李過吃飽喝足,一邊用尖刀剔牙,一邊問李自成,“叔,你可別告訴侄這里是山陽縣?”
  
      李自成幽幽的聲音傳來,“這里是白水縣城,幾年前毀于兵禍,城中人全部死絕。”
  
      李過如今的心腸也硬了,就算聽到全部死絕這種冷酷的話,他臉色也沒絲毫變化,似乎死的不是人,而是老鼠一樣?
  
      李過喃喃自語,“白水縣城,山陽縣城……啊,叔您騙我們啊,這兩地離的很遠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過這人沒有心機,他聲音喊的特別大,以至于其他流民都聽到了,不過這些流民剛剛吃飽,對于傳說中富庶的山陽縣城也就不那么向往了。
  
      聽到李過的話,他們也不過只是麻木的看了李自成一眼,便繼續一聲不吭的躺著。
  
      李過突然意識到說錯話了,他急忙緊緊捂住嘴巴,甕聲甕氣道,“叔,我不是故意的!”
  
      李自成沒理他,等大家休息好了,他才帶著大家穿過荒城,從另一個城門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眾流寇又抓了許多肥碩的老鼠自不提,這些老鼠都被他們用草繩子串了,掛在肩頭。
  
      眾人出城后,又走了許久!
  
      這是一個小村落,白水縣城變都成了死城,這里自然也成了死村,半個人影也沒。
  
      只有無數顆蘋果樹迎風招展,可惜今年大旱,蘋果樹也是半死不活的,并沒有結果子。
  
      李自成帶著眾人走進了村落里,他行到了一處孤墳前面,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墳包,甚至連墓碑都沒有。
  
      眾賊寇莫名其妙的看著李自成,他們不知道自個首領要干嘛?不就一孤墳嗎,有什么好看的?
  
      這墳里的人好歹還有埋骨之地,比他們幸運多了,也不知道他們死后有沒有誰幫忙埋骨?
  
      良久!
  
      一絲秋風吹過,眾流寇都感到了一絲涼意,這該死的夏天終于要過去了嗎?
  
      不知道今年有沒有秋雨?
  
      要是能夠下一場足足的秋雨,所有的莊稼草木瞬間發芽,然后結上果實,那該多好啊?
  
      眾流寇正胡思亂想著……
  
      李自成突然說話了,“王二兄弟,這些年你在下面住的可還好?”
  
      王二?
  
      這人是誰?
  
      難道是首領的好兄弟?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
pk10开奖记录结果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