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書庫 > 我是崇禎帝 > 0177 流寇凄慘的處境

0177 流寇凄慘的處境

王二?
  
  李過覺得這名字好熟悉!
  
  他絞盡腦汁的想著,突然他想起來了,這王二不就是陜西第一位起義的英雄好漢嗎?
  
  當年王二也是窮巴子出生,窮到什么地步呢?他家什么財產都沒了,就一把祖傳的殺豬刀。
  
  王二就靠著一把殺豬刀,殺的狗官兵們抱頭鼠竄,拉起了偌大一桿旗子,征戰天下,殺伐果斷!
  
  可惜啊!
  
  英雄也有落幕的時候,大英雄王二最終被狗官兵殺害了,落了個傳首九邊的凄慘下場。
  
  據說當年王二的手下拼死搶回了他的無頭尸骨,不過這尸骨卻下落不明,原來……
  
  卻是被埋葬在了此處?
  
  李過生平最崇拜的就是英雄了,尤其是像王二這種殺狗官的大英雄。
  
  當他知道這座孤墳是王二之墳的時候,李過仰天長嘆。
  
  這么一位大英雄卻被無聲無息埋葬在了這么一處荒地,無人知曉,亦無人祭奠,實在是凄涼啊!
  
  李過的眼圈都紅了……
  
  他情不自禁就吟了首詩,“荒草枯木孤墳冢,埋盡英雄無人知!”
  
  李過的聲音很大,還有點聲情并茂的感覺,就連李自成都被吸引了,他猛的回頭,無語的看著自家侄子。
  
  李自成哭笑不得,“過兒,王英雄是流寇啊,大刀子砍人的流寇,你別特么的學一些鳥文人,念這種酸詩歪詞的,王英雄不愛聽。”
  
  李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,說道,“叔,俺這還不是有感而發嘛?詩詞歌賦這些玩意,文人念得,俺們就念不得了?”
  
  李自成無語,“隨你!”
  
  接著李自成令人拿來燒酒,這酒還是他們從烏堡繳獲的呢,如今就只剩一罐了。
  
  燒酒是用陶罐裝的,外面用油紙黃泥將口封的緊緊的,李自成一把將油紙掀開,頓時酒香撲鼻,聞之令人心醉。
  
  “干!”
  
  李自成仰頭灌了一大口燒酒,然后豪氣干云道,“王兄弟,我敬你一罐,喝!”
  
  話音未落,這李自成猛的將泥罐摔了個粉碎,罐里的美酒肆意流淌,香氣勾的這些流寇哈達子直流。
  
  這可是酒啊!
  
  多么珍貴的酒啊!
  
  首領居然說砸就砸?首領您不喝,讓給俺們喝行不?別白糟踐了好東西啊?
  
  李過見眾兄弟似乎有點不滿,他急忙將王二的英雄事跡講給了大家聽,眾人聽完,也跟著肅然起敬!
  
  這幫流寇居然自發的跪了下來,朝著王二孤墳重重磕了幾個響頭。
  
  李自成祭奠完王二之后,先是命令流寇在這荒村休整了一番,接著他們又再次踏入了莽莽荒林中。
  
  翻山越嶺,一路顛沛流離,也不知是不是眾流寇的祈禱起了作用?挨天黑的時候居然下了小雨。
  
  雨水淅淅瀝瀝,山嶺中許多蔫巴巴的葉子也重新煥發出了生機。
  
  這小雨雖然淋濕了眾流寇的衣服,可是這些流寇卻是真心開心啊,下雨了莊稼就能生長了,這日子也就有了盼頭。
  
  現在才剛剛入秋,田里還來得及種點東西,只要能夠在冬天前收獲點東西,熬過今年的冬天就行!
  
  可惜啊!
  
  這老天爺似乎總愛和老百姓開玩笑,雨倒是下了,可這氣候卻一下子變冷了,一點也不像正常季節應該有的樣子。
  
  眾流寇剛剛還歡天喜地,現在又被澆的滅滅的,氣候陡然變冷,莊稼就別想了。
  
  關鍵是?
  
  這些流寇沒有厚衣服穿啊,哦不,應該說有厚衣服穿也沒用,他們穿著被雨水淋透的衣服,艱難行走在高山大嶺中,步履蹣跚,似乎每走一步都耗盡了所有的力氣。
  
  這還不是最艱難的!
  
  最艱難的是沒有食物,雖然他們儲備了許多老鼠肉,但是這個鬼天氣讓他們怎么弄熟老鼠肉?
  
  沒有辦法……
  
  這些人只得以生老鼠肉為食,氣候潮濕,老鼠肉很快就半腐爛了,然而這支隊伍硬是靠著半腐爛的老鼠肉堅持了幾天。
  
  幾乎所有人都生病了,發燒,腹瀉,手腳酸軟,關節劇痛等,可是縱然處境如此艱難,這些流寇依舊咬牙硬抗著。
  
  一路上,很多人都倒下了!
  
  倒下的人再也沒能爬起來,而活著的人卻要繼續往前行走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到頭?
  
  走到最后……
  
  幾乎所有人都麻木了,他們甚至已經忘記了為什么要走?他們變成了行尸走肉,腦袋空空,為了走而走。
  
  劉芳亮看著陰沉沉的烏云,他向李自成建議,“首領,我們的隊伍不能再往前走了,必須要尋個地方避雨。”
  
  李過也有氣無力道,“叔呀,俺寧愿餓死,也不想再這么走下去了。”
  
  李自成想了想,遂點點頭,眾人于是分頭行動,皇天不負有心人,他們終于尋到了一處深峽谷。
  
  深峽谷里有個天然巖洞,洞里空曠廣闊,起碼可容納幾千人住進去,眾流寇紛紛進入這個巖洞避雨。
  
  “松毛!”
  
  李過大喊大叫,“這洞里居然有好多干松毛啊,天啊居然還有枯木柴,我們終于可以生火了。”
  
  劉芳亮眼睛都亮了,“一只虎,這里以前應該是逃荒的人住的,現在這些東西都便宜了我們。快,大家快快升火。”
  
  眾流寇喜滋滋的架起枯木柴,用火石將松毛引燃了,很快熊熊烈火便燒了起來。
  
  山洞瞬間溫暖如春。
  
  劉芳亮建議大家先別忙著烤衣服,而是去外面尋找柴火回來,乘著還有火,可以把濕柴火烤干,這樣就有源源不斷的干柴火用了。
  
  眾流寇領命而去,劉芳亮也沒閑著,他派人把鐵鍋裝滿水,架在火上燒,然后又命令人將死老鼠拿了出來,慢慢炙烤著。
  
  這些死老鼠都已經半腐爛了,經火一烤,一股難以言說的氣味彌漫在了山洞里,揮之不去!
  
  很快水燒開了,眾流寇也尋了許多柴火回來,劉芳亮命人將這些濕漉漉的柴火散開著碼在火堆旁邊,慢慢烘干!
  
  做完這一切,這些糙漢子才紛紛將衣服脫了個光光,反正都是一群男人,也不怕誰看光誰。
  
  就連李自成都脫了個光光,他們把濕漉漉的衣服掛在火堆旁邊烘烤著,因為人比較多,劉芳亮生了好幾堆火。
  
  ……
  
  
pk10开奖记录结果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