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書庫 > 我崇尚科學 > 第一章 開學了!

第一章 開學了!


  看著不斷往里面擠的學生們,陳潔不禁感嘆道:“得虧學校不是住校的,不然的話,這至少得安排十棟樓吧?八千個人,我記得隔壁市區有一個高中學校就是住校的,一共三千人,還得算上老師,一共三棟宿舍,一間小小的寢室得住十多個人,條件那叫一個艱苦。”
  “十多個人...”拉維爾不知道該怎么吐槽好。
  蒂娜歪了歪脖子,挑著冰激凌說道:“那也太夸張了吧?我們國家一般情況下也不住校,極少數住校的學校都是四人間三人間,少的甚至有兩人間一人間,跟公寓沒什么區別。”
  “所以說,我們Z國人多啊...”陳潔感嘆道,“也幸好這個學校不用住校,不然得高中三年得死在學校里。”
  而拉維爾并沒有多開心,提醒道:“伊洛弄來了第一學期的課程表,簡單概括一下就是上午理論,下午上半天理論,半天實戰課,雖然晚上不要上晚自習...但是下午實戰課弄完之后也有六點半鐘了。”
  陳潔揚了揚眉毛,接過平板,頓時表情扭曲:“這學校是打算搞毛線啊?打算把我們往死里整?”
  伊卡蒂斯看著課程表,微微頷首:“感覺還好啊,一節文化課一個小時,休息時間半個小時,上午總共才兩節課,下午一節課,剩下的就是體育課了,沒什么問題啊,課程那么少...”
  “問題大了去了!下午是兩點半上課啊!一個小時,也就是三點半下課,四點鐘開始上體育課,兩個半小時的體育課!會死人的!”陳潔有些抓狂的撓著頭。
  拉維爾好心提醒道:“你的頭發亂了。”
  伊卡蒂斯頓時安慰道:“別擔心,之前兩個月的時間不都是這么過來的嗎?算上晨跑的話,每天都練了兩三個小時啊。”
  “可問題是學校的體育課有這么簡單嗎?”陳潔拍了拍平板,“之前我哥查了資料,來帶我們上體育課的是一個軍官啊!軍官你知道意味著什么嘛?”
  “意味著之后的體育課跟軍訓差不多?”蒂娜把伊卡蒂斯的可樂倒到自己的冰激凌杯里,“但是這跟實戰科的課程相比已經很輕松了啊。你看看實戰科的課程,一天只有兩堂課,剩下的時間都是體育課,而且鍛煉的強度跟咱們相比也絕對要大很多。”
  “說實話實戰科還有理論課就讓我很驚訝了,實戰科的人訓練強度是一般軍人訓練強度的百分之七十以上,從按照教育部的想法,就是實戰科的人一畢業就能直接入伍。”拉維爾說道,“說白了就是把實戰科的人當成軍隊來訓練,練完了就入伍,隨時能上戰場的那種。”
  蒂娜喝著自己調出來的奇葩飲料,臉色有些扭曲的說道:“你們Z國人的教育真可怕,難怪別人跟我說,如果不是上大學的話,最好不要來Z國上學。”
  “的確,我們大學的主旨就是出去容易進來難,你們那邊是相反的吧?”
  “差不多吧...不過我們這邊出去也不怎么難。”
  陳潔頓時一臉羨慕嫉妒。拉維爾忍不住在她的頭上拍了一下:“你在羨慕個毛線,Z國是最安全的國家之一,你要是真的去了外國,能不能自保還是個問題。到時候發展成**劇情就好玩了。”
  “......”陳潔登時不說話了。
  伊卡蒂斯有些無聊的用吸管對著可樂杯子里吐泡泡,望著外面依舊人山人海的報名隊伍,隨后看向拉維爾:“拉維爾,咱們要在這里等多久?”
  “呃,可能要等到下午去...在這里多坐一會兒吧,午餐就在這兒吃,我請客。”拉維爾把平板拿了過來,“咱們接下來這段時間就在這里看電影吧。”
  “小電影?”陳潔好奇的問道。
  拉維爾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,猛地咳嗽兩下,隨后立刻一記熟練的手刀砍在陳潔頭上:“我靠,你腦子里能不能想一點健康的東西?”
  陳潔吃痛,揉了揉頭,眼角帶淚的說道:“不行,我是一個宅女啊,我要時時刻刻保持自己的人設,誠信死肥宅!”
  “你怕是會被別人打死...神TM誠信肥宅,要是線下聚會真碰到一群肥宅,怕到時候又會發展成**劇情。”
  “誒哥,你今天就跟我和**劇情過不去了是吧?”陳潔不禁反吐槽道,“你還好意思說我?三句話不離**,誰的思想更不健康?”
  “但我是你哥,這并不影響我教訓你!”
  “......”
  蒂娜嘴角抽搐了兩下,擺了擺手:“看電影看電影...”
  ..........
  這個報名用的學校是南部高中,跟北部高中一樣,是用來當新高中教學樓的地方。學生那么多,一個學校的教室裝不下,所以肯定得要分到兩個學校上課。然后實戰科訓練是在中部高中,中部高中的教學樓已經被拆掉了,全部掃清騰出了一大塊地方,地面上鋪了一大片的新植入的草坪,用來當訓練場地。
  而且貌似為了實戰科的學生,還專門設立了類似于軍隊里的那種障礙跑道,獨木橋,泥漿,大跨欄還有高木板等等...
  南部高中的操場很大,大概能裝下三千多的學生,但面對足足八千人的大隊伍,還是有些力不從心...盡管北部高中和南部高中都能報道,但就算是劈開一半,也有四千人,操場一樣裝不下,于是隊伍排到了外面。
  不過在拉維爾等人等了幾個小時,看了兩部電影之后,外面的人就少了起來,陳潔看得也有些膩了,不禁說道:“誒哥,要不咱們進去吧?已經下午三點了,差不多了吧?”
  拉維爾看了看隊伍,發現基本已經全部進操場了,甚至連操場里面的人也看不到一開始人潮涌動的場面了。
  “那也差不多了,去排隊吧。”拉維爾收起了平板,看了一眼屏幕右上角的百分之二十七的電量,不禁感嘆太陽能不夠用。
  其他人也跟著拉維爾一起起身,拿著這些那些亂七八糟的證件準備進去。
  “喲,小潔!你也在啊。”周思凌跟唐心怡從旁邊一桌看了過來,發現陳潔之后,立刻跑了過來。
  陳潔也一副驚喜的樣子:“誒小周,小唐你們也考到高中了啊,還以為你們會直接初中畢業然后去讀中專呢。不是說打算讀完中專去小周他爸公司上班嗎?”
  唐心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那個啥...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這么打算的,不過考完了發現我的成績正好卡在邊兒上,要是再低幾分就落選了。所以既然考上了,那就沒理由不讀,是吧?”
  “的確,現在高中畢業生都能算作是高等人才了...”陳潔點了點頭,隨即忽然想起了什么,說道:“哦對了,給你們兩個介紹一下,這一位是伊卡蒂斯她姐姐,前段時間來Z國的,今后就跟咱們一樣是高中生了,也是研究科的。伊卡蒂斯和我哥就不用介紹了吧?蒂娜,這兩個是我朋友,隔壁班的同學,這個叫周思凌,另外一個叫唐心怡。”
  三人互相認識了一下后,便六個人一起去報名了。
  “還真是...容易遇到熟人啊。”拉維爾看著后面幾個人聊得很開心的樣子,不禁感嘆著,“畢竟全市只有兩個報名點,一個新高中學校,容易遇上老同學也正常吧?”
  “你看看,這個開后宮的畜生果然在這里!”
  “理所當然的吧,他家就住在市區南邊啊...”
  “......話說他身后為什么還多了兩個妹子?也是后宮?”
  “臥槽!好羨慕,而且這兩個也長得那么好看!”
  “果然長得好看就是能為所欲為嗎?”
  “肥宅沒人權啊!!”
  拉維爾忍無可忍的扭頭看了過去:“喂,你們兩個夠了啊!別以為是老同學就能胡說八道!”
  在他看過去的方向,歐陽浩霖和付滋涵正在嘀嘀咕咕的說些什么...而以拉維爾經過血族血脈強化過的聽力,完美的將這些完全不像聽到的嘀咕聲全部聽到了!
pk10开奖记录结果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