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書庫 > 我崇尚科學 > 第五章 神奇的爸媽

第五章 神奇的爸媽


  “拉維爾!”眼淚止不住的涌了出來,模糊了伊卡蒂斯的視線,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嘴皮子在打顫,腿仿佛生根了一般定在原地。
  拉維爾的氣息很微弱,并且還在持續的變微弱。此情此景,令伊卡蒂斯想要喊出來的名字,全部化為了哽咽……
  “哭個毛線啊...我還沒死呢。”
  “誒?”伊卡蒂斯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,雖然眼淚依舊止不住的流,但身體的顫抖卻停了下來。就像是有了主心骨...
  拉維爾看著自己被劃傷的地方,嘴角不禁抽搐了幾下:“我去,真TM疼...媽蛋,前幾天才找伊卡蒂斯吸過血,今天就八成就得耗光了。”
  “拉維爾...你沒事兒吧...”伊卡蒂斯把自己臉上的淚水擦干,聲音依舊有些哽咽,而這已經是她全力控制自己情緒的結果了。
  講真,她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還從來沒有產生過如此劇烈的情緒波動。
  拉維爾看了一眼還在擦眼淚的伊卡蒂斯,疼痛使他眉頭緊皺,“你看我現在這樣子像是沒事兒嗎?要不是我身體好,至少是個殘廢好吧。”
  “那,那我能...幫到什么忙嗎?”伊卡蒂斯問道。
  拉維爾因為角度的問題看不到外面,于是通過把線型攝像頭甩到外面,用手機獲取到了外面的情況...外面可謂是亂成一團,一部分的警察帶著犯罪嫌疑人回去了,另外一部分的警察則是留在原地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遠處傳來了救護車的聲音,并且還有人打了119,估計是叫他們來解決一下拉維爾被卡住了的問題。
  因為拉維爾等人的事發地點是在十字入口的緣故,現在所有的車輛都堵在這里,僅僅只有自行車和電動車能夠從縫隙中穿過去。
  幾名警察在打完救護車之后,有一個人正往這邊走來,另外幾個人則是當起了交警的職責,但交警趕來之前,他們這幾個警察得發揮一下作用。
  看了一圈以后,拉維爾說道:“伊卡蒂斯,麻煩你跟蒂娜先去學校吧,順便幫我請個假,軍訓我可能去不了學校了。”
  “嗯...”
  伊卡蒂斯piapia的跑了出去,隨后警察探頭出來問道:“大兄弟,你還在嗎?感覺還好嗎?”
  “你看我這幅鳥樣子算是還好嗎?我覺得我會被放血放死...”拉維爾中氣十足的喊道,“tm一塊玻璃扎在我大腿動脈上,現在血流個沒完...”
  警察嘴角抽搐了兩下:“呃...兄弟你忍一下哈,救護車馬上就到了,馬上就把你給整出來。那塊玻璃先別拔出來,要拔出來怕大出血,等救護車過來了再說。”
  拉維爾看了他一眼,眉毛跳了一下,覺得有點眼熟,但什么也沒說,只是嘆了一口氣。
  隨后警察又去看了看右邊被撞得變形的車,忍不住贊嘆道:“這沖擊力真是厲害,居然能把車撞成這樣...”
  “現在是贊嘆這玩意兒的時候嗎?為什么你們追罪犯的時候都不拉封鎖線的?”拉維爾不禁皺了皺眉頭,“我TM今天剛開學啊,要是換了一個人,絕對得死在副駕駛室里...”
  警察摸了摸頭,臉上浮現起一些歉意,說道:“不好意思啊,大兄弟,這次的確是我們行動慢了,應該是派出所這邊的問題,在幾分鐘前,我們已經聯系過這一片地區的派出所了,但是貌似因為早高峰堵車的緣故,現在車還沒過來...光是人過來的話沒用,還必須要用釘刺把地面鋪上,不然就算是人來了也完犢子。剛才你也看到了,那幾個販毒不要命的直接對著車就撞了過來...”
  “販毒的?真麻煩...”拉維爾摸了摸額頭...頭上因為疼痛而出了一頭的冷汗,將他上半身完全浸濕了,衣服上除了汗水就是血跡,看得有些令人膽寒。
  警察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干脆蹲在駕駛室外面。他本來是過來看看副駕駛室情況的,要是人還活著就沒啥問題,如果活著并且還醒著,那就安撫一下受害者的情緒。當然要是死了就麻煩了,通知死者家屬,還必須要上報...
  “拉維爾,蒂娜已經過去了,并且拍了幾張照片過去當證據。”伊卡蒂斯忽然探頭過來,看到拉維爾頭上的汗水和血跡,不禁心中一跳,并從口袋里掏出一塊手帕,幫拉維爾擦汗...
  拉維爾不禁有些驚訝:“我不是叫你跟蒂娜一起過去嗎?你還守在這里干嘛?開學第一天就曠課可不行。”
  “不行,你還在這里!”伊卡蒂斯堅決的說道。
  “你非要跟我在這兒干嘛?”拉維爾皺起眉頭,“我沒事兒的,救護車不都來了嗎?”
  伊卡蒂斯依舊是非常堅決的搖了搖頭,執意不肯走...
  拉維爾嘴角抽了抽,多看了她一眼,摸著頭道:“算了,隨便你...”
  警察眼神微妙的看了兩人一眼,沒有就此說些什么,對著拉維爾道:“誒大兄弟,你身體素質真的不錯啊,我想了一下。那白面包車撞過來的時候你就一塊車門擋著的對吧?也就是說,拋開車門抵擋的沖擊力,你差不多硬抗了一輛時速在七十公里開外的車輛撞擊啊!唉媽!牛啊!”
  “雖然我的身體素質的確不錯,但車門擋了大部分沖擊...”拉維爾辯解了一下,“還有,車輛那么堵,你打算讓救護車怎么過來?”
  “哦,這個簡單,待會兒救護車會停在外圍,然后等消防隊的人過來把你弄出來,再讓別人把你抬到救護車上去。”警察說道,“一般遇到有人卡著什么的情況,就得叫消防隊來了,他們那邊什么工具都有,各種場面都能派的上用場。”
  “消防員真辛苦...”
  拉維爾吐槽了一句后,然后安安心心的等消防員過來救援,伊卡蒂斯繼續在一旁擦汗...
  ............
  被救護車送到醫院以后,拉維爾的父母也接到了通知,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趕到了醫院。然后就看到了伊卡蒂斯坐在手術室外面,手術室上方亮著紅燈...
  拉維爾媽媽立刻拉住了伊卡蒂斯的手,急忙問道:“伊卡蒂斯!拉維爾怎么樣了?有沒有事兒啊?他進手術室多久了?為什么還沒出來啊...”
  一連串的問題如機關槍一樣,伊卡蒂斯頓時一臉懵逼,不知道該回答哪一個...
  陳德干咳一聲,攔住了拉維爾媽媽,然后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,看著伊卡蒂斯的眼睛里帶著淚光,問道:“拉維爾還有活下來的希望嗎?”
  講真,要是拉維爾聽到這話,就算是死了都得氣活!
  伊卡蒂斯也是想把這一段對話給錄下來,等拉維爾出來之后把這段對話放給他聽...但現在還是先解釋清楚比較好,要不然再繼續下去,這倆夫妻估計得把拉維爾腦補到半身入土了。
  “那個...拉維爾只是隔著車門被時速八十八十公里的車給撞了,手和腿有點問題,被玻璃扎了進去,然后骨頭貌似有點位移,可能斷了幾根,不知道有沒有扎到肺里,但應該不要緊,在進手術室之前還保持清醒的...”伊卡蒂斯輕聲說道,“還有,這里是醫院,請叔叔阿姨聲音輕一點...”
  話說這么描述起來跟一個死人應該沒什么區別吧?進手術室之前的清醒都是回光返照了吧?
  然而陳德和拉維爾他媽頓時松了一口氣。
  陳德臉上帶笑的感嘆道:“還活著就好啊,拉維爾是個聰明孩子,下輩子就算殘廢了,也應該能憑借著聰明才智變成下一個霍金...”
  “是啊是啊。”
  “........”
  伊卡蒂斯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...為什么這一堆夫妻為什么老是把事情往壞的方面想?
  “那個...實際上,玻璃只是扎進到右手臂和大腿,應該不至于傷筋動骨...”伊卡蒂斯弱弱的說道,“現在進手術室,只是把玻璃取出來,然后縫線,進去有十幾分鐘了...”
  “哦...”
  陳德和拉維爾媽媽的反應瞬間就冷淡下來了...
  “......”
  伊卡蒂斯看了看手機...果不其然,伊洛在上面已經把錄音錄像功能給打開了。
  不知道拉維爾會作何感想...
pk10开奖记录结果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