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書庫 > 我崇尚科學 > 第二十章 你永遠斗不贏人工智能

第二十章 你永遠斗不贏人工智能


  九軒海眉頭微皺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“字面意思,地球生物進化過程不可能自然的出現魔族,魔族只有可能是外來的,不管是我還是你。”拉維爾說道,“我非常清楚我的來歷,但我不知道你們的,如果說你們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地球土生土長的,那這個問題當我沒問吧。”
  九軒海沉吟了一會兒,回答道:“不好意思,這個問題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你,畢竟現在魔族的數量少得可憐,比一些瀕危物種還要少,所以很多東西我也不清楚。還是換一個問題吧。”
  “好,那就換一個吧...”拉維爾點了點頭,也不做糾纏。
  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里,拉維爾一直在跟九軒海交換著問一些問題,加深對對方的了解,陳德躲在外面看了二十多分鐘,一直在仔細的觀察著拉維爾的口型,但卻沒什么都看不出來...
  “這小兔崽子到底在說些什么啊?為什么跟那個女孩子連個手都拉一下的?”陳德在外面瞇著眼睛往這邊看,看得眼睛發酸也沒有看到什么值得期待的畫面。
  緊接著拉維爾和九軒海便起身從門口走了出來,陳德見狀立刻從逃跑,并且還用身上的私房錢坐摩托車飛速的逃了回去。
  “老婆!在嗎?有個大秘密要告訴你!”陳德眉飛色舞的跑了回來,嘴角快咧到耳根子了。
  拉維爾媽媽疑惑的從廚房里跑了出來,看著陳德跑回來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,皺了皺眉頭:“咋地了?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……啥消息?”
  “我發現……咱兒子在外面貌似找了個女朋友!”陳德獻寶似的把消息說了出來。
  拉維爾媽媽愣了一下,然后面色冷漠的點了點頭:“哦……然后呢?長啥樣啊?”
  “我這兒有照片!”陳德把手機拿了出來,調出相冊,開始找照片和錄下來的視頻。
  接著拉維爾媽媽就看著陳德半天找不到所謂的照片和視頻……
  “誒?什么鬼東西?照片呢?我明明照了啊!”陳德不信邪的翻找著相冊,但不管怎么著,別說是九軒海和拉維爾的照片了,就是連一張拉維爾的照片都沒有!
  拉維爾媽媽用一種非常微妙的眼神看了看陳德,拍了拍他的頭,說道:“我知道咱們兒子很優秀,很帥,就算是有女朋友也不奇怪,但是他現在找沒找女朋友是他的事情,我相信我兒子這點自控能力還是有的。但是老公啊,現在的問題不是兒子,而是你啊!”
  “啊?我有什么問題?”
  “蒜呢?大蒜呢?”拉維爾媽媽把陳德除了手機以外什么都沒有的雙手給提了出來,“你出門是去買蒜的,大蒜呢?今天中午咱吃剁椒蛙!姜有了辣椒有了蛙也有了,你告訴我大蒜哪兒去了?”
  “…………對不起老婆,我馬上去買!”
  陳德立刻轉身出門,而在他出門的同時,拉維爾也從車上下來了,關上車門,正巧看到陳德在穿鞋。
  “爸,你在這里干嘛呢?”拉維爾明知故問道。
  陳德嘴角抽了抽,搖了搖頭道:“去買大蒜,中午吃剁椒蛙……”
  “哦……”拉維爾只是簡單的哦了一聲,并沒有打算幫忙去買,而是直接進屋了。陳德穿上鞋子跺了兩下腳,抬頭就看到拉維爾剛剛下來的那輛車的車窗緩緩要了下來,九軒海露出柔和的笑容……
  “拉維爾~下次再聊哈~”
  拉維爾沒有回話,只是背著她擺了擺手。
  “誒誒!老婆!老婆!”陳德立刻想要喊拉維爾媽媽出來看,但在拉維爾媽媽出來之前,九軒海便關上車窗將車開走了……
  拉維爾媽媽聞聲再次走了出來,看著陳德道:“怎么了?又怎么了?”
  陳德面如死灰,搖了搖頭:“算了,沒什么,我去買蒜……”
  “神經病。”拉維爾媽媽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然后哐的一聲把門關上了,留下陳德獨自一人在外面似思考人生一般,仰望著天空潔白的云彩……
  拉維爾從窗戶看到站在外面思考人生的爸爸,不由地嘖了嘖嘴,反頭喊道:“媽~小潔那丫頭呢?出去了嗎?”
  “沒呀,小潔在自己房間里,小伊卡蒂斯也在她房里。不過蒂娜倒是吃完早餐就出去了,貌似跟同學出去玩了。”拉維爾媽媽在廚房里大聲的回應道。
  “知道了!”
  拉維爾也同樣回應了一下,然后便上樓去。
  敲了敲陳潔的房門,伊卡蒂斯從房間里跑過來把門打開了,看著拉維爾愣了一下:“啊~拉維爾?”
  拉維爾輕輕的敲了敲她的頭:“反射弧怎么這么長?你們在房間里干嘛呢?”
  “看直播!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梓晴物語,她們工作室的小姐姐現在在直播畫畫。”陳潔在房間里招呼道,“哥你進來啊,在門口干嘛?”
  “梓晴物語?看別人畫畫有啥意思的,你又不會畫畫。”拉維爾走進了陳潔的房間,伊卡蒂斯把門關上之后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  陳潔瞬間露出了癡女笑,笑成瞇瞇眼:“因為人家小姐姐說話的聲音很好聽啊,而且梓晴物語都是人才,小姐姐的性格也很溫柔,我超喜歡她們的!”
  拉維爾看了看屏幕,看著直播畫面上的一副線稿正在以超乎尋常的速度上色著,而屏幕右下角是一個熊貓的3D動漫形象...跟拉維爾的那個星際直播間一樣,屏幕上滿屏的彈幕和刷小火箭的。
  一開始他都不知道為什么一個畫畫的有這么多人刷火箭,但在聽到這個女聲之后,瞬間理解了...沒錯,這個女生的聲音的確非常好聽,聽著就有一種軟糯糯的感覺,讓人非常舒服。
  但這是正常人的感覺,拉維爾挑了挑眉毛,看著這個正在畫畫的家伙,一種異樣的熟悉感油然而生...
  “誒,你們兩個聽她邊說話邊畫畫有多久了?”
  伊卡蒂斯愣了一下:“啊?從吃完早餐開始就在看啊...”
  “不是,我是說你們兩個看她直播有多長時間了。”拉維爾再次強調道。
  “emmmmm,應該有一個多月了吧?從三個月之前開始看梓晴物語的漫畫,一個多月前開始看她們直播...有什么問題嗎?”陳潔問道。
  “問題大了!”拉維爾瞪大了眼,“你們兩個看她的直播那么久,都沒有發現這家伙就是伊洛嗎?”
  “什么!”陳潔也瞪大了眼,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。伊卡蒂斯貌似也很震驚,但她震驚和正常的表情沒啥區別。
  拉維爾一巴掌拍在陳潔的腦袋上,眉頭微微皺起:“傻了?伊洛這么明顯的聲線都聽不出來?伊洛的聲音就是用你的聲音加上電子音合成出來的啊。”
  “what?伊洛?”陳潔面容扭曲,看著正在畫畫的梓晴物語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。
  “廢話,伊洛的整個程序全部都是我制作出來的,她的聲音是怎么樣的我還不知道?”拉維爾說道,“而且你覺得一個正常人的畫畫速度能有這么快嗎?半個小時一張包括人物和完整背景的插畫,人家職業插畫師畫一張插畫也至少需要兩三個小時啊,而且畫面精細度比別人職業插畫師還高,這樣的人你覺得存在嗎?”
  陳潔摩挲著下巴,眼睛微瞇:“emmm,聽上去...貌似很有道理。”
  “伊洛!”拉維爾拿出手機喊了一句。
  “在的,master~梓晴物語的確是我,不管是聲音還是畫畫全部都是我。不過為了讓聲音更好聽,我做了些許的處理,讓原本的電子和成音變得幾乎聽不出來。”伊洛解釋道,“而且我接下來就要換一張畫了。”
  伊卡蒂斯和陳潔下意識的看向電腦屏幕,只見直播間里的梓晴物語真的將之前的那一張畫保存了下來,然后換上了一張空白頁,開始畫新的畫。
  “誒等一下!剛才那一張畫的上色還沒有上完吧?為什么要換啊?”陳潔頓時抓著電腦屏幕喊道。
  伊洛叉著腰說道:“當然是為了證明我就是梓晴物語咯~”
  “我靠!那你把錢還給我,我還給你打賞了五十呢!”陳潔立刻向伊洛伸手。
  拉維爾在她的手上拍了一下,陳潔疼得齜牙咧嘴...
  “你丫的還好意思說?我給你零花錢是給你打賞主播用的?你TM現在不找爸媽要錢,專門找我要錢,居然用來打賞主播?”
  “誒嘿嘿嘿嘿~誒嘿嘿~誒嘿...”陳潔尷尬的笑了笑,但笑著笑著就笑不出來了,老實的低下頭認錯:“對不起,哥,我錯了,我不該打賞主播...”
  拉維爾站在陳潔面前,用鼻孔看著陳潔,問道:“你一共看直播打賞給了主播多少錢?”
  “五十塊...真的只有五十塊!我看直播還是從看梓晴物語的畫畫開始的。”陳潔低著頭,如實的說道。
  拉維爾稍微頓了一下,給她來了一記笑摸狗頭,說道:“錢,得用在需要的地方,這些大道理你都聽過,都知道意思,我就不多說了,你自己把握吧。”
pk10开奖记录结果手机版